特大五加皮

沟通从心出发

标题好烂!这梗想到挺久了,终于放假有时间撸一哈。


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RPS
注意:涉及王大陆,各位看着吃,看着吃




李易峰洗完澡一出来,就听到了他手机响,同时还有楼下客厅的动静。疑惑怎么不是那个铃声的一瞬间,赶紧拿起电话看了下来电却是马天宇的助理,一边正要接听,一边大步走出房间。当看到了楼下焦急地打着电话的助理
和歪歪扭扭倒躺在沙发上的人后,刚刚压在心头的担心迅速消散,李易峰皱着眉把电话按掉,然后快步走下楼梯。

听到声响的助理回过头来,一脸如释重负:“峰哥”轻声地打了招呼,手指往沙发指了指“老板喝高了,跟凯哥大陆他们。本来还想着,要不要通知你,送人回来看到门口的鞋,估计是你在了,那个,钥匙我放鞋柜上了。” 

助理一脸赔笑地看着脸上不太好看的李易峰,老实地交待了前因后果。

“辛苦你跑一趟了,下次再这样的情况你就第一时间通知我,我不听就打我助理,你有电话的吧。”

“有的,有的。”

“那行,真的辛苦你了,就不送了。”

“哦不用,不用了,你去照顾老板吧。”
关上门后,前一秒还客客气气笑着的李易峰真的再笑不出来了。

两个人都在同一个城市已经很不容易了,难得今天早收工,会有两天空闲时间。他们真的已经很久没见了,忙到最近连微信都少起来。所以李易峰说什么也要见活的,一收工就直奔马天宇家去,也不提前说,就是想着给个惊喜搞个突击。

“唉~”
李易峰无奈地看着沙发上满脸通红,把头埋在靠枕里的人,松软的头发毫无章法的凌乱着,竟然还一脸无辜地睡得这么安心。

“你个小没良心。”

还是舍不得,李易峰轻轻地坐过去,伸手抚顺马天宇额头的头发,摸着那发烫的细腻脸蛋,轻声细语地叫着。

“马天宇,宝宝~醒醒,起来醒醒酒,不能就这样睡。啧,脸的肉都没了。”

马天宇显然被那只干爽的手摸舒服了,下意识的往那只手心蹭了蹭,开口就是浓重的醉意

“不,不喝了,喝不下了……”

这委屈的小嗓音,顿时听得李易峰心跳都快起来了。目光盯着那双酒泡樱桃一样艳的嘴唇,李易峰舔了舔嘴唇,体内的恶劣因子又要控制不住了,忍不住把手指伸过去,捏了捏那饱满的唇珠。

啪的一声,手被醉酒的人无力地打了一下。

“王大陆,说了,多少次,别弄我的,我的嘴。”

白净的手指僵住了,李易峰觉得这一下仿佛是打在自己脸上,还挺响的。

“呵!”李易峰被气笑了,下手也没轻重,直接捏起那气人的嘴就亲下去,一股酒气夹着马天宇身上的体味,冲得李易峰只想大力地舔咬那饱满的嘴唇。

醉迷糊的人立刻被吓得挣扎起来,奈何酒精作祟身体乏力,推不开压上来的身体,只能慌乱地使劲转开脸:“王……恩,你他妈疯……”

“啊!”马天宇吃痛一声捂着脸,眼神逐渐聚焦起来,看到上方那张日思夜想蹦得紧紧的冷脸。咪着的眼,咬紧的咀嚼肌,显示着人现在非常生气。

“李易峰……峰,峰峰~”坐起来想抱过去,李易峰却把身子往后退。马天宇觉得现在自己彻底醒酒了,有印象到刚刚说的做的……头开始炸了。

“峰峰,我……好不舒服……”死皮赖脸地攀住故意僵直的宽厚肩膀,讨好地吻着紧紧抿着的嘴唇。可惜气在头上的人丝毫不为所动,挺直腰背,双手抱在胸前,一句话不说,就只是冷着眼看着往自己嘴边喷着热气的软骨头。看得马天宇只好乖乖地坐好。见人清醒了,李易峰往桌上的蜂蜜水抬抬下巴,马天宇马上拿过杯子咕咕干了再坐好。

“去洗澡。”

“哦”

“穿鞋。”

“哦”

躺在热水里认真醒酒的马天宇,知道李易峰真的生气了。想到之前不久,两个人也吵了一场大的,马天宇无力地仰着头,眼睛酸痛得有点睁不开。






那时还是夏天,刚刚脱下厚重戏服的马天宇,不由得爽得大叫一声,高温酷暑拍古装不是一般的难受。拿过手机一解锁,几条信息,却看得马天宇手指开始发凉了。

“怎么回事?”

“马天宇你什么意思?”

“你有想过我吗?”

“是一点都不在乎我是吧?”

马天宇立马知道应该是王大陆过来探班的图被看到了,想都没想直接打电话过去,不通,再打,再不通,再打。两个人已经很久没有直接通电话了,没想到现在这么迫切地想要通话居然是因为吵架。

李易峰这边刚下戏就看到十几个未接来电,看,正好又打来了,深呼一口气,按下接听。

“……峰峰”

“……”

“李易峰”

“说吧,我听着。”

“那些只是朋友间开玩笑而已,什么都没有。”

“哦,那下次是不是还要亲上嘴了?”

“不是!怎么会!你这话什么意思啊!”

“我什么意思,那你什么意思,你有当过我是男朋友吗?朋友开玩笑?你有想过我吗?”

“……我就这样啊,大家朋友玩得来,玩开了就这样啊,你干嘛要这样想啊。”

“是,你就是这样的人,我怎么会不知道。”

“……峰峰,我……”

“不说了,这边开始了,先这样吧。”

“……”

之后马天宇尝到了李易峰货真价实的冷战。其他人无所谓,你不乐意,马天宇也不会冷脸贴热屁股。但是李易峰不行,那是自己的男朋友。马天宇承认那段时间李易峰埋头拍戏,自己是有点小脾气,张嘴闭嘴都是谈戏。是不是谈了恋爱就是这样,明明之前一个人怎么样都觉得好,现在却变得粘人起来。后来两人越来越忙,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马天宇索性让自己全情投入到最近的交友当中,和自己完全不同性格的人,新认的兄弟打得火热,这样就还是原来的马天宇了。

后来马天宇实在受不了了,顶着烈日高强度完成自己的部分,得到一天假期后直接杀过去李易峰那边。一桌菜,和一个躲在黑暗房间里久违的拥抱,还有一整个夜晚结束了那场冷战。





马天宇边擦着头发边开着点门缝往房间里瞄,见里面黑黑一片,也就放弃观察直接进去了。爬上床,掀开被子,见人连冷漠的背影都没留给自己,直接趴着抱着枕头。

马天宇软软的靠过去,他知道李易峰没睡的。

“峰峰~峰峰”依旧没反应,马天宇便软靠在自己想念已久的结实后背,脚慢慢地插进已经捂暖了的被窝,勾住里面暖暖的小腿。这样胸口贴后背,大腿贴大腿,小腿缠小腿地把身下趴着的人压住,然后嘴唇贴着人耳朵开始说话。

“李易峰,我知道你不高兴了,对不起。”

“那是我经常挤兑他嘴大,他也就爱闹我,老趁我不注意,用手捏我的嘴而已,什么事都没有,真的。”

马天宇赶紧用力压住想把自己翻下去的人,继续说道。

“我答应过你会注意的,就真的会注意的,相信我好不好,我会乖的。”

身下的肩膀起伏了一下,马天宇听到一声绵长的叹气。

“我很想你,真的,如果我会隐身就好了,可以偷偷去看你也不会打扰到。”

“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都不像自己了。”

马天宇屁股突然被狠狠地掐了一下,两个人的下身立刻紧贴毫无缝隙。身下人低沉的声音也就透过后背直直传到背后的胸腔,震得马天宇胸口暖暖的。

“想我要告诉我,说过多少次了。”

“我想你你也没给我见着人。”

“多关爱关爱男朋友行不行,你男朋友是醋王知不知道。”

身上的人忍不住笑了起来,震得李易峰后背酥酥麻麻的。

“下来,能耐了,压我。”

“试试?”

“你再顶一下试试?”

“不玩了,睡觉了”

“呵呵”

一床又毫无用处的被子枕头掉下地了,毕竟,也是恒温。

一周一会 (下)

方兰生赤着一只脚在厨房里懊恼不已。宁致远那家伙今晚怎么这么规矩?自己是不是表现得太期待了?早早洗好了澡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察觉出来,还换好了可扒可脱的睡衣,主要是怕背心又这样坏了又要被二姐唠叨。


端着牛奶和橙汁磨磨蹭蹭地回到房间,一开门却是眼前一黑,房间里的灯都关了,什么都看不见。

 

“喂,宁致远?”摸索着墙壁找开关的手被抓住了,听到关门上锁,身体接着就被抱进熟悉的怀里。

 

“好香,洗过了?”

 

“额,嗯,下午,跑步了。”

 

床前的灯打开了,方兰生最喜欢的那盏彩色玻璃灯。各种颜色不清不楚地晕开交杂着,映得眼前的脸有一种异样的美感。

 

宁致远拿起那杯牛奶,扬起下巴慢慢喝起来,拖着细长的眼尾盯着方兰生的眼睛,一口气喝完。

 

“嗬~”好看的手指擦着故意蘸在嘴角上的牛奶渍。

 

方兰生呆呆地看着那一上一下的喉结,此时此刻,心里不禁骂了一句,操。

 

接着嘴唇就被蘸着牛奶的手指按住,探了进来碰到了舌头,因为牛奶的味道,下意识的方兰生就把手指含住了。

 

腰上一紧,天旋地转,两人的嘴唇终于如愿地胶在一起。

https://i.loli.net/2017/08/27/59a2db0d0390a.png

一周一会(上)

是的,我又来练车了


青头仔X青头仔

宁致远X方兰生

 

 

20:45

距离进方兰生房间坐下已经差不多一个小时了,现在两个人依然在埋头苦干地做作业,安静得不像话。只是,稍加留意就会发现,一个把同一页书看了接近20分钟,荧光笔几乎把整页都划满,一个把数字在草稿纸上写了又写,写了又写,卷子上的横线还是空着。然而两个人的神情又是那么的认真而专注。

要是按往常嘛,卷子都还没做半张两人早腰搂上,嘴亲上了,哪像现在还隔老远面对面坐着。

 “哎~”

“我,我去拿东西喝!”

坐到腿麻的宁致远想着把腿换个姿势缓缓,刚抬起膝盖,方兰生就唰地弹起来箭一样走出房间。

看着刚刚被方兰生一个踉跄落在了房门口的那只拖鞋眨了眨眼,宁致远突然泄气地趴在桌上,一脑子的烦躁。

这是什么情况?宁致远一进屋就留意到平常爱穿背心小短裤的方兰生今晚反常的穿着一套长袖长裤睡衣,而且扣子扣得全全的。嘶,这是不愿意的意思?看到方兰生仿佛一脸戒备的样子,他也就不敢贸然碰方兰生,可是,可是上次不都说好了吗?

宁致远伸手拿过他的背包打开,盯着里面的两盒东西出神,脑海里不断涌现前一周的那天。



上周的星期五
和平常一样,两个人相约一起做作业相互辅导的晚上。

https://ooo.0o0.ooo/2017/08/27/59a23b42cba52.png

最佳搭配

纯属虚构,与真人无关


 



 


XXX酒店房间

深蓝点格西装,红色暗纹黑衬衫。
RAY对着镜子一边检查着仪表,一边微微仰着头,扣着衬衣置顶的那颗扣子。想起昨天看到的图,白色的西装,白色的立领衬衫,解了两个扣子的样子,嗯,好像,还不错。

于是把刚系上的扣子就又解了,不多不少两颗,不多不少能看到锁骨,最近减脂的成果,嗯,很不错。

还没拍上几张照片,助理就拿着手机急急走了过来,那表情,不用看来电都知道谁打来了。Ray面不改色地接过来把电话挂了,然后解锁,打开微信。

“干嘛”

“在哪个房间”

“不行,剧组的人在”

“那你过来,xxxx”

“[白眼]”

“[笑脸]”

看到Ray带着个助理突然要出去,房间里剧组的合作演员便抓住人打趣了起来,本来Ray还打算毒舌几句回去的,可是手机不停地连续响起微信的提示音,只能嘟嘟嘴回句“好吧好吧,你们不要太粘我了。”然后快步地消失在走廊里。

叩叩叩

“您来了,F哥在里面”开门的妹子把人往里面迎着,指了指里面的房间。

“谢谢”Ray也不耽误,和和气气地和客厅里的人点了头,直步走向那间房。

房间里面的人早就听到外面的动静了,正站在门后把手臂靠在门框上,摆好姿势,估摸着距离,没等敲门就刷地把门突然打开。

“!干嘛啊你,无聊。”

Lee绷着脸看着差点就能被强行胸咚的人,一边翻着那小白眼一边推开自己往房间里走,二话不说反手把门锁上。

Ray也不说话,正眼都没看那张耍小脾气的俊脸,就靠在梳妆台前,把对面那位连发的那几个生气的表情读取了后,对着镜子抬手整理起发型,刚刚走得太急了。

“啧”身后的人贴上来,伸手就把Ray胸前的扣子作势扣上,Ray好笑又好气地看着镜子里皱着的英挺眉毛,一脸严肃认真的表情。

“诶诶诶,不要破坏我的造型好吗?”用肩膀抬了抬靠在上面的下巴。

“今天风大”扣完后两只好看的手顺着胸前摸下来一直到Ray后腰,Lee非常认真地说道。

“太素了,要露着,这样衬才好看……”说着,Ray转过头,抬手扶着旁边的脸吻上去,另一只手慢慢地,单手把那两颗扣子解开。

Lee盯着镜子里解着纽扣的手,还有那张闭着眼煽情地吻着自己的脸,瞬间就激动了,猛地把手下的细腰抱紧往自己身上贴。

“嗯,嗯,嗯,松手……会皱”忌着身上的衣服,Ray急忙把人搁开,怕了这个人没轻没重的,待会可是要上场面的。

Lee一脸不乐意,才把舌头伸进去没两下,当然也知道是工作重要,不甘心地舔着那肉肉的唇珠,用手抚平刚刚被自己用力抓过的地方,然后又把扣子扣上。

“喂!”

“这样好看”

“黑黑的一片不好看!”

“系条领带衬一下”

“……”

无语了,RAY扶着额,余光扫到床上一套酒红色西装,上面摊着一条黑领带。

“那我要这条咯,小蜜蜂,嗡嗡嗡,给我吧”

“……”

RAY得意的要拿走Lee衬好衣服的领带,他那个造像师的强迫症他可是见识过的。
Lee倒是无所谓,宝贝肯系他求之不得了,平时想他带点情侣饰品什么的别提多难了,也就自己暗搓搓在玩,最近配了几次羽毛形状的配饰,邀功还被说幼稚。

“说到做到啊,那就这条了,上红毯啊。”

“……行啊,那帮我系,快点。”

“那你靠过来啊。”

RAY不情不愿地靠过去,看着Lee还真的低着头认真帮自己系起来,修长白净的手指拎着黑色的领带动来动去,晃得人眼花,便又把视线注意在那浓密的眉毛,微微皱着,好认真呢。RAY忍不住,低头亲了一下,啊,酒窝出来了,再亲一下,那边脸也来一下。

突然RAY的屁股就被狠狠掐了一下,惊叫声和RAY的电话铃声就在这时同时响了起来。

Lee靠过去看到了来电是“大哥弟弟”。

“喂,日天弟弟啊,嗯,回来了,马上,嗯,嗯,好,待会见儿……”

Lee无奈地看着人边温声细语地应着电话,边挣脱着自己的怀抱,对着镜子理了理领带,最后给了个飞吻自己就带上门走人了。


RAY哥? 日天弟弟?  哼。


最后,那条不甚配衬造型的领带还是没有上红毯,一切按照原计划,扣子还是解着,得体又不会太拘束,为什么不是两颗?原因是,RAY想自己不是走那个路线的,嗯。



============================================

第二天

本来是定好衬其他配饰的了,刷完朋友圈和微博后,Lee把那条皱到不行饱受折磨的领带往助理面前一扔,说一句恢复原状,今天就配这条。

助理看了看时间,只好哭丧着脸去找造型师。

造型完毕,Lee来了张经典自拍,发给了RAY。退出对话框打开朋友圈,滑到RAY昨天发的一条又再看了看下面的一条评论。

 

"RAY哥的这条领带好特别啊"

Lee决定再发条朋友圈。




******

自己的腿肉,果然……不好吃。坐等各位太太赐粮!!!!!!



指定合作伙伴 中

苏星宇正一身铆钉皮衣裤坐在废车胎堆上。外套敞着内里配的简单黑背心,不做造型的自然发型,随意地仰着头,弯着腿。没有刻意地直视镜头,特意打上的红黄光,错落地落在身上。这个似乎就是学生时期第一次进入酒吧
,那个让人一见难忘的,危险又帅气的少年,仿佛能跟着他做任何事就为了他能看你一眼。

所谓认真工作的时候最是迷人,尤其在喜欢的人面前,当然搞事情的除外。

“很好,背面再稍微凹一下曲线,肩膀那里很不错,臀部再给点曲线。裤子不行,那个谁拿夹子夹一下”

“……”

“还有裤子吗?换条更紧身的”

“……不好意思啊,翘臀没有,咱们还是来正面吧,前面比较争气”

“可以了,下一套衣服”

苏星宇没脾气地舔了舔门牙,真是胆子太大了啊。

撇除这些小打小闹,拍摄效率其实高效得可怕。苏星宇没有挑剔的要求,章汉哲也不说无用的废话,随着一首一首播放着的音乐,一组组的照片让人目不转睛。

章汉哲翻着相机里的照片,耳尖忍不住微微发烫。

圆圆的大眼睛吊得又长又细,下颚骨在光影下衬得有棱有角,那线条流畅关节弯曲得刚刚好的手指……

糟糕,有点忘我了。

他知道他什么角度最好看,他懂得自己身上哪个部位最吸引人,他太清楚了,他更加清楚,自己最喜欢他什么样子,一看到就整个人都不好的那种,让自己情不自禁就用了最喜欢的视角,把它放大。有些角度,真的感觉太私密了,泄露的情感有点太多,并不想他的这些跟别人分享。嗯,趁着工作人员电脑那边还没看到,这几张统统删掉。

苏星宇也是顾不上别人是不是看出点什么来了。章汉哲那么专注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就只是看着自己一个人。抱着这种想法,整个人跟掉进蜜罐里一样,眼神控制不住地粘在他身上。一下靠近过来拍特写,一下又退回去给
全身,故意不跟自己对视的小劲儿,各种凹姿势给自己找角度的时候露出的那个腰线,还有中途把头发散下来重新扎一下的那个样子,苏星宇真的觉得那条皮裤快把自己勒死了。




好吧,透过镜头看着现在躺在浅水里穿着白衬衫全身湿透的人,章汉哲后悔的不是一点点。本来设计这个拍摄是想刁难一下苏星宇,谁知道现在自己却是最不自在的那个。

西裤和白衬衫都湿透了紧紧地贴在肌肉上,该有的不该有的轮廓都凸显了出来,不打底的白衬衫豪放地开了三个纽扣,哪里还有平时的惜肉如金。苏星宇曲着一条长腿竖起来,两个手肘靠后撑着上身刚好离开水面,一撮撮湿了水的碎发零散的垂在额前,眼神迷离,嘴唇微张地直视着眼前的镜头,不,应该是叉着腿跨在他身上俯拍他的摄影师。

“我们这是正经杂志,您表情可以稍微收一下。”

苏星宇一脸听不懂似的圆圆的眼睛瞪了瞪,然后给个很帅气的侧脸,皱着眉抬手抹一把湿发,大大咧咧头枕双手躺在水里了,赤着的脚丫还趁着人不注意叠上水里同样赤着的脚背蹭了下,故意发出个意味不明的声音,激得摄影师满身鸡皮差点摔了手里的相机。

要不是在工作,章汉哲就一个相机砸他脸上了,还好后面不明所以的助理小妹只是在以为他们哲哥小身板是不是受不住冷得发抖。


指定合作伙伴 上

明星x摄影师

苏星宇x章汉哲

套个角色皮,新手上路练个车。

————————————————————————————

看了看微信里自己一串没有得到回复的信息,再看看时间,嗯,三天前的事了。

“跟杂志那边说,要章汉哲拍,什么主题我都配合,最晚下周,过后就看时间再谈吧。”天王巨星不敢当,但是挑剔一下的资本还是有的。平常拍摄的风格大多偏稳不爱出格的苏星宇,可以评价得上一句保守,一向有自己的原则。这话意味着什么,杂志社怎么会轻易放过这个难逢的机会,要知道这位章汉哲的风格是出了名的大胆。

于是杂志开始出动所有能说得上话的人对还在国外采风的没线风筝进行了轰炸。

三天后,苏星宇微信里那一串留言下,终于有了一条新鲜的回复。

你赢了。

苏星宇把那条信息来回看了好几遍,脸上的笑容止不住地越来越大。然后也没有回复那条信息,而是找来了经纪人和助理,确认好拍摄日期,又提了要求要在人工作室那儿拍,把那天行程表除了杂志拍摄以外的都用红笔叉掉扔回给助理,接着就回家进行了一番翻箱倒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XXX工作室

想了一个多月的人,就这样出现在了眼前。苏星宇本来摆好酷酷的表情,把从进门口到化妆间的这几步路走得跟T台似的,边走边余光不断地往那边瞟,那个人竟然愣是拿个背面对着他,顿时觉得像被灌了满满1.5升大可乐,透心凉一肚气,和工作人员打着招呼的笑脸不禁略略僵起来。

苏星宇没好气地一屁股坐在梳妆台前,开始光明正大地怒视那个盘靓条顺的背影。一如既往的黑色紧身牛仔裤,配着双白色运动鞋露着细细的脚踝,这背面视角的小翘臀简直不能更好了,再来是松松软软的中长袖杏色棉T,一个高马尾下露出的白净后颈,啧啧,等等,长头发?还没等苏星宇细想过来,就看到有人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指了指自己这边,然后就看到他转过头来,迅速扯下耳机,甜甜地抿着嘴边的俩小窝就走过来。

“咳嗯”苏星宇调整了下自己的坐姿,五指一张捋了一把刘海拿起桌上的咖啡喝起来,一气呵成地潇洒。

“Josh你这是亲自来监工啊,我的规矩你可是知道的啊”
“我这不是想你了来看看嘛,待会儿就走待会儿就走,来来来这位是苏星宇,人家星宇这次可是指名要和你合作啊。”

苏星宇一直听着他们在寒暄也不搭话,听到杂志社的人把话往自己带了,才施施然地站起来。
“章大摄影师久仰大名,我可是希望和您合作很久了,终于有机会了啊,合作愉快”乖巧地露出了酒窝,礼貌地伸出右手。

“大字不敢当,混口饭吃,我也是十分期待和您这样优秀的艺人合作,您真人真好看。”握上那只好看的手并且假装看不到那条他送的黑钻手链。

这手是分开了,但两人的眼神还缠着,他看着他那眼尾上翘的双眼皮,他盯着他密密长长的睫毛,一时间也没有人说话。

明明是这样大家彬彬有礼又和谐的气氛,JOSH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就有种说不出来的尴尬。
“那个啊哲,星宇我就交给你了,开年封啊,我去看看衣服都到齐了没”Josh边说着边撩开帘子就走了。

“噗”章汉哲忍不住先笑了出来“那么,跟您大致讲讲今天的拍摄内容和格调,您看怎么样,苏先生?”

“好啊”十分受用地听着他糯糯地叫着苏先生,感觉嘴里的黑咖啡都是甜的。盯着他那张娇俏的嘴张张合合,苏星宇突然把杯子往桌上用力一放,后面东忙西忙的化妆师惊了一下抬起头瞅着镜子里似乎是在被老板盯着。 
 
“???” 
 
“……” 
 
“呃……那个……卷发器好像落车上了……” 
 
化妆师也感应上帝的召唤出去后,口哨声接着就响起来,章汉哲流里流气地走到苏星宇背后软骨头似得靠着椅背,故做轻佻地盯着镜子里那白得反光的锁骨。 
 
“啧,瞧这大V领,不冷啊,风骚给谁看呐这是。” 
 
苏星宇今天穿的黑色大V领针织,还带点紧身,特显胸肌之余还大段锁骨都露着。平直的锁骨宽肩厚背,这显摆劲儿把见惯风浪的助理们都吓得不轻。 
 
“这不寻思着能让大爷你看上两眼吗?”抓住在自己锁骨遛弯的调皮手指,摆出一副狗腿的样子“怎么样这瞧着,还满意吗?”反手摸上贴着背的大腿,稍稍用力就掐满一手的紧实肉感。 
 
“哈哈哈哈哈哈哈”杠铃般的夸张大笑,苏星宇宠溺看着镜子里笑出框的人。 
 
“那大爷我,待会儿可要好好地疼爱你……”顺着纤长的脖子,章汉哲轻轻地掐住苏星宇的下颚骨,盯着他那翘鼻尖慢慢靠近,声音越说越轻。 
 
“闭眼干嘛,没想亲你” 
 
“……出去,我要换衣服了……” 
 
“哈哈哈哈哈哈”